只为了给他那才三个月大的儿子看病因为穷得实在是没钱

时间:2019-01-16 20:32 | 来源:满分作文网
马超打开了大牢大门,和崔安冲了进去。进了大牢后,他们见着人就打晕,而马超边打还边喊,“臧霸,孙观,你们在什么地方?”
 
    结果第一遍没回应,马超又喊了一遍,这次有了动静。
 
    “我,我在这。”臧霸这是用了全身上下最大的力气说出来的。
 
    马超闻声找到了他,在臧霸和孙观的牢前,他用力将锁拧断。此时牢中的狱卒都已被马超和崔安打晕了,只见臧霸和孙观的身上都血迹斑斑,显然是受了重刑。
 
    “福达,你背上孙观,我们快走!”
 
    说完,马超就背起了臧霸转身便走。而崔安的速度也不慢,背着孙观在后面紧跟着马超。
 
    陆续又有狱卒和守卫进了牢中与马超他们纠缠,不过真都不够看的。当他们出了大牢门口后,两人扶着被救的两人上了马,然后一带缰绳,扬长而去。
 
    在一个偏僻的巷子口,马超又拉上了臧戒。他看见自己儿子还算平安,不禁老泪纵横,“抓紧我,咱们好闯城门!如今可不是哭的时候!”
 
    听了马超的话,臧戒也不哭了。要说马超的宝马白狮,也就是照夜玉狮子,背上驮着三个人是一点儿问题都没有,而且那速度依旧。
 
    在城门口已经有守卒认出了他们,“快关城门,别让犯人给跑了!”
 
    可惜已经是来不及了,马超和崔安的白狮黑云先后冲出了华县城。守城的武将大喊:“快放箭射死他们!给我射!”
 
    结果就那十几支箭没一支射中马超他们的,而刚才还是非常热闹的城门口,如今却只剩下了守城将官顿足捶胸的摇头叹息。
------------
 
第六十四章 入山林老虎遭难
 
    马超他们一口气儿跑到了傍晚才看到了个小村子,马超崔安和马都没什么,毕竟是早已习惯了如此,但其他三人却不行。
 
    臧戒是年纪大了,又加上重伤刚好了些,如今还未痊愈,根本禁不起长时间在马上颠簸,马超感觉得出来他已经快到极限了。至于臧霸和孙观,两人伤得都不轻,虽说还不至于致命,但也拖不得太久就是了。无论从哪方面来说,马超都必须下马进村,本来以他的意思是能到一个大点儿的地方,但结果跑了这么久居然只见到这么个小村庄。
 
    要说这也只能说马超对这地方的路不熟,而且运气也不太好,他从出了华县城后走得这条路最近的就是这个小王村,当然再往前走还有更大更多的地方,不过以现在的情况来说,马超根本就暂时不能再往前走了。
 
    他们进了村子,找了一户人家借住。主人家一见马超这帮人,一个老者和四个年轻人,有两个看样还是受伤的,就好心收留了他们。马超看得出来这家人很拮据,但主人心地很好,
 
    家穷归家穷,但住人的地方还是有的,不过没有太大的地方,几人也只能是挤一挤了。对马超来说如今有个地方就很好了,总比睡在荒郊野地里强啊。幸好他有先见之明,早就准备好了不少干粮,准备在路上吃的,要不还得麻烦主人家去给他们弄吃的。
 
    就这样五人休息了一晚,次日感谢主人后,马超他们一早就离去了。以他的经验来看,一般像收留他们的主人家那样的人,都不会收什么财物的,所以马超也没当面给他们,而是把钱放在了他们住的屋子里,这也算是为了感谢人家的好心收留,当然人家可不是为了钱才这么做的。
 
    几人继续前行,终于到了一座县城,进城后当然还是先找医者给臧霸和孙观治伤,然后再安顿下来。
 
    “臧霸,不知你有何打算?”
 
    闲来无事,马超向臧霸问道。而经过多日的调理,臧霸的伤已经快完全好了。
 
    “霸自然是追随恩公左右!”
 
    臧霸确实是对马超感激地五体投地,因为他救了自己的父亲和自己。自己这条命没什么,但要自己老父有什么事,可能就是自己一辈子的痛了。
 
    马超一听,这话怎么这么别扭呢。“那个臧霸啊,你不用叫自己的名,直接自称我就可以了!”
 
    “诺!一切都听恩公吩咐!”臧霸恭敬地说道。
 
    “还有别叫我恩公恩公的,直接称呼我表字就可以!”马超他确实是不太习惯听人这么称呼。
 
    “恩公,这怎么行啊?如果恩公不喜欢这个称呼,那我就拜恩公为主公,反正我要追随恩公左右!”
 
    马超一听,这自己可没这意思啊,不过臧霸此人他倒是很欣赏,所以马超自然也不会阻拦。
 
    “泰山臧霸见过主公,属下誓死追随主公,一切唯主公马首是瞻!”
 
    “快快请起!”
 
    马超连忙扶起了他,如今自己的手下已经越来越多了,这是个好现象,而且自己的手下都不错,很是看好他们。这个不错倒不是说每个本事都怎么怎么大,而是说各有各的特点,都是可用之人。
 
    而臧霸拜马超为主公,他也是考虑了之后才做决定的。当时被围攻,自己老父危在旦夕,他是抱着仅有的一丝希望向马超求救,没想到马超这个过路人真仗义出手救了自己老父,而他自己则被通缉了。
 
    这令他感激涕零,而令臧霸更没想到的是,马超为了救他和孙观两人,劫了大牢,最后连带着他们一起闯出城门逃跑。
 
    这些让臧霸觉得自己无法报答马超的大恩,而他也深深被马超折服。别看马超虽然年纪没自己大,但本事却比自己强,而且身边那个崔安更不是善茬。更为重要的是马超的品行,臧霸平生最讲义气,他认为马超绝对是个正直而又义气的人。
 
    他觉得自己追随马超会是个不错的选择,一来可以报恩,二来自己年纪都十五了,也该为以后打算,男儿当闯出一番事业,而马超这个主公就是个最合适的人。
 
    “倒是不知主公还有何打算?”臧霸问了马超一句。
 
    “我下一步会去陈留,去那看看。”
 
    “我愿与主公同去!”
 
    马超则把手一摆,“去陈留,福达与我同去便可。至于你嘛,还有其他的事要你去做!”
 
    带上臧霸是不可能的,且不说自己已经习惯了人少在身边,臧霸还有他父亲呢,再说确实有更重要的事要交给他去做。
 
    “一切全凭主公安排!”
 
    既然主公有事要交给自己去做,臧霸当然也就听了马超的。
 
    “过会儿我会写封书信,你带着我的亲笔书信去青州见一个叫管亥的人。你暂时就先在他的山寨帮忙,虽说那是山寨,但你去了不会后悔的!”
 
    臧霸不太明白是什么意思,于是马超又把管亥山寨的情况向他简单地介绍了一下,这回他算是明白了。而自己在华县已被通缉,去做山贼也不是不可以,更何况是为主公做事。
 
    把臧霸推荐到管亥那是马超认为目前他最好的最合适的去处了,而且青州那边,管亥武艺可以,但守成有余,进取不足。多少还是和马超想象的有差距,武安国就更不用说了,说不太好的就是有勇无谋,让他冲锋陷阵没问题,但计谋什么的一点儿也不行。
 
    唯独臧霸,经过短时间的接触马超却很看好他,只要臧霸到了管亥那,那么以他们三个这样的组合来说,他觉得一定能做出点儿成绩出来。
 
    马超写好信交给了臧霸,次日臧霸就带着父亲和孙观告辞去了青州。马超则和崔安向陈留的方向行去。
 
    这天两人正在一小树林中休息,这地方比较偏,一般是少有人来,而且也比较危险,听说偶尔会有猛兽出没。但马超刚听说的时候却不怎么太相信,心说这样的小树林能有什么凶猛的猛兽,再说就算有,以自己和崔安的本事来说还真就不怕什么,自己倒是挺想见识一下的。
 
    正当两人靠再树下休息喝口水的时候,从林中窜出来一只老虎,这还是马超在当世第一次见到老虎。要说这在前世都快灭绝的物种,如今在这样的地方都能见到,也不知是福是祸。
 
    看老虎好像很害怕的样子,马超刚想上前,结果崔安却先跳过去了。他是好久都没见过老虎了,如今眼前就有一个,崔安当然不会放过。
 
    “主公,就把它交给俺吧!”
 
    老虎一见,怎么有人敢拦山中之王的路,小样儿不想活了吧,于是对崔安一声吼就向他扑了过去。
 
    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饿虎扑食,崔安一见,大喊:“来得好!”他则向右一躲,老虎扑了个空。
 
    马超在不远处喊道:“福达你自己小心!”
 
    他倒是不怎么担心崔安,这老虎还不是崔安的对手,再说真要有什么情况这不是还有自己吗,所以马超只做了观众看戏。
 
    老虎一见崔安轻易就躲开了,脾气和虎劲儿立马就上来了。心说今日定要让你成为本王的美食,于是又一次地扑了过去,看这架势应该是猛虎掏心了吧。这次崔安又闪开了,而且还打了老虎一拳,就这样,一人一虎斗在了一处。
 
    崔安明显是占了上风的,而老虎挨了崔安几拳后就有些晕头转向,确实这老虎不是一头有经验的成年老虎,而只是一头比较年轻的小老虎而已。
 
    正在这时,只听林中有人大喊道:“休动我的猎物!”
 
    崔安听到了喊话,但他可不管这些东西,除了自己主公之外,此地还真就没人能命令得了他。他则依旧是和老虎打斗着,而来人却已经到了他们近前。
 
    他对崔安说道:“你这小子休动我的猎物!”
 
    崔安一听火就上来了,心说你才多大啊,怎么我倒成小子了?还有这老虎怎么就成你的猎物了。
 
    “要你管,有本事就自己来抢,没本事就少在那废话!”崔安大声说道。
 
    来人也是火爆脾气,一听这话,火往上撞,“好,我倒也想看看你到底有多大本事!”
 
    他倒是没和崔安动手,而真就是直接去抢老虎了,那虽说是小老虎,但那体积可一点儿都不小啊,也不知来人到底是怎么想的。崔安见他真就要把老虎给抢走,那可不干了,见到来人已经先一步抱住了老虎的两条后腿,崔安也赶紧抓住了老虎的两条前腿,而两人都往自己的这边用力想抢走老虎。
 
    这老虎可倒了大霉了,它也想拼死反抗,但无奈已经被打得没什么力气了,如今也只能是任人宰割。两人力气是不相伯仲,最后只见老虎四肢都被两人给扯了下来,连带着内脏也出来了一些,而老虎在发出了最后一声凄切的惨叫后,它就这么被两人给分了尸。
 
    马超一见,眉头微皱,心说这古人就不知道保护野生动物,而且还用这么残忍的手段杀死了动物。这要是放在前世,已经够判好几回的了,而虽说两人也算是无意中的,但马超还是有些不忍,早知如此当时就该拦住他们好了,可惜现在都晚了。
 
    他心中也有着惊讶,要说生撕虎豹自己也不是没听说过,但却还真是第一次亲眼见到活生生把四肢都扯下来的。崔安的本事他知道,但对面那黄脸汉子却也有崔安的本事,而事实也证明确实就是如此。
 
    两人一见都只把老虎的两条腿扯了下来,当然都并不满足,又一起冲向了老虎的躯干,都想在第一时间把它抢到手。但两人到了近前的时候好像是商量好了一样又都改变了主意,不管老虎了,而两人直接就开打了起来。你一拳我一脚的,你来我往,好不热闹。
 
    两人是打了个难解难分,马超见如此情况,就知道不能再让他们继续打下去了,正所谓两虎相争必有一伤。伤了谁都不好,而且如果万一两败俱伤的话,那就是更不好了。
 
    想到这,他大喝一声:“两位且住手,听我说几句!”
 
    马超的话果然好使,至少崔安听了之后就不再动手了,直接跳出了圈外。而黄脸汉子一见对方都收了手,自己这边当然也不好再动手。
 
    只见马超对黄脸汉子一抱拳,“这位朋友,我们也只是路过此地而已。而我的这个朋友他也不知老虎是你的猎物,也只是想和老虎一战罢了!如今猎物就在此,你尽可拿走,我们是半点儿都不会要的!”马超如此说道,如今的误会只是老虎,所以把话说开也就好了。
 
    以他来说,不可能去争老虎,而且马超看得出来,黄脸汉子真是很想要这老虎,那当然不如给人家的好。
 
    黄脸汉子听了马超这么一说,也有些不好意思,“按照平时,我也是不会和你们争的,只是,只是小儿得了病,无钱医治,所以这才不得不要!”
 
    原来黄脸汉子已经追了老虎大半天了,只为了给他那才三个月大的儿子看病。因为穷得实在是没钱,所以只能用这老虎换钱治病。
 
    马超闻言,原来如此,事出有因可以理解。再说本来也是人家先追得老虎,这老虎才被追到了这来。
 
    “不知朋友姓名?”马超问道。
 
    黄脸汉子一听,有些为难,“这,这个……”也不知为什么,吞吞吐吐地说不出来。
 
    旁边的崔安一看可不乐意了,要说之前抢老虎两人就不愉快,到了马超说要把老虎给对方的时候,他更是不高兴。但没办法谁让马超是主公,而最后黄脸汉子说是为了给儿子治病,这时崔安才算是接受了,也不是那么在意了。不过现在看到黄脸汉子的态度,他又是不愿意,“你这黄鬼,太不痛快!俺主公问你叫啥,你有啥不敢说的?”
 
    黄脸汉子一听,这个火大啊,“你这丑鬼,来,咱们再大战三百合!”
 
    “战就战,谁怕谁啊!怕了是你养的!”崔安嘴上不服地说道。
 
    “福达退下!”
 
    听了马超这么一说,崔安再不敢说什么了,只好是退在了马超的身后。
 
    “朋友既然不愿说,我也不勉强。自我介绍下,扶风马超马孟起,这位是崔安崔福达!”
 
    马超向黄脸汉子介绍道,黄脸汉子一听马超如此说,他觉得自己要是不说自己的名实在是说不过去,“陈留己吾人,典韦!”
 
    果然是典韦,马超并没过多的惊讶,因为之前他已经想到黄脸汉子可能就是典韦了。没想到在这就遇到了他,本来以马超的想法是到了陈留再去找典韦,没想到还没到就已经见到本人了。
 
    “不知典兄公子所患何疾?”马超问道。
 
    “孟起老弟你是医者?”典韦连忙问道。
 
    崔安听了则撇撇嘴,心说黄鬼你什么眼光啊,还有遇到多少人了,你这黄鬼还是头一个叫主公老弟的。
 
    马超一笑,摇了摇头,“非也,不过是略知一二罢了!”
 
    “太好了!孟起老弟你一定要去我家给我儿子看看!”
 
    说着典韦扛…”
 
    回来两字还没说完,她就注意到旁边还有外人在场,而最吸引她目光的则是典韦扛着的老虎。
 
    典韦一听连忙咳嗽了两声,心说你这婆娘也不知道在客人面前给我留点儿面子。他赶紧给双方都介绍了下,双方彼此见礼。
 
    马超看得出来典韦热情好客,喜好交朋友,他能把家眷都介绍给自己,就说明没拿他们当外人。然后众人进了屋,进屋后马超说要给孩子诊病,典韦连忙应允,他其实是最着急的。
 
    马超一看小孩儿的情况就确定了典韦儿子是感了风寒,幸好时间不长,也不是特别严重,要不就这么大的孩子还真就不一定怎么样了。他想起了一个治小儿风寒的良方,结果典韦这是没纸没笔的,只能是马超亲自跑一趟了。
 
    还好此地离县城不远,马超骑着白狮用了最快的速度往返。药买回来后,熬好,最后一点儿点儿喂孩子喝下。完后大家也都放下了心,典韦和他妻子对马超是无比感激,说什么也要把老虎送给他不可,不过马超却没要。
 
    “典兄,你就不用客气了。这点小事对我来说不过举手之劳而已,但老虎你们就留着吧,你们比我更需要它,你们吃得差点儿没事,但孩子呢,总不能和你们一样吧!”
 
    果然,听了马超的话后,典韦也就不再坚持了。因为马超说得是一点儿都没错,自己家里确实是更需要这个老虎。
------------
 
第六十五章 典韦约定今后事
 
    难得这个时候个人还没睡,那就这时候发吧,反正写完了。早晨
  • 上一篇返回列表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