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一旁的典韦也不禁为之动容突然觉得也许有一天这个孟起老弟真会做到

时间:2019-01-16 20:35 | 来源:满分作文网
 得空的时候,马超向典韦问道:“不知典兄为何到了此地?”
 
    典韦听了显得很为难,“这……”
 
    “典兄既然不便相告,那就算了吧!”马超当然不是那种强人所难的人。
 
    “唉,孟起老弟不瞒你说,我是怕说出来你瞧不起我!”
 
    马超一听,“典兄这是什么话,大丈夫做事,只求无愧于天地良心,只要做事坦荡,又有什么不能说和瞧不起的呢?”
 
    “孟起老弟,你说得对!不过这事要真说起来,那还真是小孩儿没娘,说起来话长啊!”
 
    于是典韦给马超讲起了自己为什么没在陈留己吾,反而是跑到了这来的原因。
 
    典韦是陈留己吾人,今年二十岁,体形魁梧,膂力过人,是一个有大志向的人,他性情豪爽,有侠义心肠。
 
    他在己吾关系最好的人叫刘高,刘高人是没什么大本事,但为人不错,而且他最为欣赏典韦这样豪爽的汉子,所以对他不错。而对典韦来说,刘高不只是同乡,还是好友。而刘高为人坦荡,对朋友义气,也很对他的胃口,所以两人的交情很不错。
 
    有一日,当典韦又去找刘高一起喝酒的时候,到了他家才发现原来刘高一家早已被人杀害了。典韦大怒,尽管他很少动脑,但不代表他是傻子。
 
    典韦想来想去,排除了强盗所为。刘高家虽说过得还可以,但那只不过是有点儿小钱儿而已,而且家中能值点儿钱的东西也没丢失,所以不会是强人所为。
 
    那是仇杀?但刘高向来与人为善,也没听说得罪过什么人,最后典韦去报了案,结果好久官差也什么都没查出来。他一看这根本就指望不上别人,只有靠自己才能帮朋友报仇了。
 
    于是典韦就开始暗中打听,果然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让他打听到了一个叫李永的人和刘高有过节。接着经过典韦对李永多方面的调查,终于确定了杀害刘高全家的人就是他。
 
    确定了这些后,典韦是一心要给朋友报仇,不过他也知道这是非常不容易的事。先说这李永,以前曾经做过富春长,而且这人和他人结怨特别多,所以胆儿特别小,就怕有人对他不利。于是他花重金请了不少人来保护他,可以说他家中的守备是非常森严。
 
    典韦当然不会怕这些人,就算再多也不惧。只是一旦潜入李府中被这些人发现,自然就免不了一战,而以李永的小胆,马上就得跑了。他要是跑了,那可就不容易找他了,所以典韦想出了一个能一击成功的法子来对付李永。
 
    一日,典韦驾车载着鸡酒来到了李府门前的不远处。他伪装成了一个正在等人的闲人在那,而李永家守卫也没人注意他,毕竟这样的人挺多,没什么可怀疑的。
 
    典韦就在那等,他在等机会。而当李永从府中走出来的时候,怀装匕首的典韦快步冲向了李永身前截杀他,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就已经被典韦杀死了。
 
    杀完人典韦就逃走了,跑了四五里地,被李永的手下追上,双方战在一处。结果没多久,典韦又脱身而走,而李永手下因为李永已死,树倒猢狲散,想了想也就没再追典韦。
 
    不过典韦犯完案后不敢再在己吾待了,因为李永家旁边就是最热闹的集市,当时他杀李永的时候,引来了好几百人在远处围观,但却没人敢靠近他的,更没人敢管。这事谁敢管啊,没看见李永的下场吗。所以典韦知道官差一定会抓他,于是他就逃离了家乡己吾,结果就到了现在的地方,再后来又在此地娶妻生子,直到如今。
 
    马超听完典韦的讲述,点了点头,“没想到典兄竟如此仗义,为朋友报仇不惜以身犯险!”
 
    “孟起老弟你抬举我了,我这都是应该做的!如果换成是你朋友遭了难,你会不管吗?”
 
    马超又点点头,“这个自然要管!该出头的时候必须要出头!”
 
    “孟起老弟所说不错!当时我就是这么想的!”
 
    边说还边拍了下马超的肩膀,幸好马超是习武之人,而且武艺不错。要不换成一个普通人,没准就被典韦拍骨折了,这小子用劲儿也太大了点儿吧!
 
    “典兄,还请你手下留情啊!”
 
    典韦一听马超这么说,他咧嘴一笑,“看出来老弟你有武艺在身,不过我以后注意!”于是马超看到了传说中的笑比哭还难看。
 
    “不知典兄今后作何打算?”马超如此问道。
 
    “我?还能有什么打算,还是每日进山打猎维持生计!”
 
    马超倒是想让典韦跟着自己做事,但他看了如今典韦这的情况也就没好意思说。他那儿子才三个月大,需要他妻子照顾,而典韦自然是挣钱养家。再说想让典韦跟着自己可不容易,所以他暂时也不可能和自己走。
 
    当然如今自己身边也不需要人,马超还不急于一时。而且他知道古人拜主公,不只是君则臣,亦是臣择君。施人以恩不是要让人去如何报答,马超可不是那种挟恩图报的人,而只不过是赶上了适逢其会罢了。
 
    他觉得要让典韦真正看到自己确实是一个值得他投效的主公,这样才对。之前的管亥,武安国,到最近的臧霸,马超觉得是自己选择了他们,但同样是他们选择了自己,他们正是觉得自己是值得投效的人,所以才拜自己为主的。只要典韦能认可自己,自己的目的就达到了,至于其他的都可以以后再说。
 
    只要典韦能认可自己,那么也许以后他还会遇到别人,但马超从没认为自己的人格魅力就一定比别人差。想到这,他对典韦说道:“之前见典兄武艺高超,正好小弟也练过几年,想与典兄切磋下可好?”
 
    典韦倒是不明白马超的意思,他是看出来了马超会武,但在什么水平上确实不知。而听了马超的话后,他也不好推脱,“好,就依孟起老弟的意思!”
 
    典韦拿起了自己八十斤的双铁戟,马超则拿上了雪饮刀,两人来到了屋外的空地上。
 
    “典兄请!”
 
    “孟起老弟请!”
 
    就这样两人斗在了一起,等交上手了,典韦才知道马超有如此高的武艺。不比还真就看不出来,这孟起老弟看着像书生似的,但结果是天生神力,而且刀法又精湛,这就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啊。
 
    典韦于是也明白了马超的意思,孟起老弟这是想让自己多了解了解他,千万别是不识货啊。
 
    两人打斗了五十多回合未分胜负,典韦是步战高手,而且双铁戟使得是上下翻飞,攻守兼备。马超更不用说了,苦练刀法近十年,而且他那刀法可是南华那老怪物创出来的,自然是非同凡响。
 
    两人最后打到了七十多回合,马超突然虚晃一招,然后跳出圈外。停手了,因为他的目的已经达到,自然是没必要再费时费劲了。
 
    马超一抱拳:“典兄武艺,我生平仅见,佩服佩服!”
 
    典韦一见马超不打了,他也没说什么,听了马超如此一说,他咧开大嘴一笑,“孟起老弟才是好武艺,我之前没看出来啊!”
 
    说罢,两人相视大笑,彼此心照不宣了。
 
    回了屋中,休息了一会儿,马超又向典韦问道:“却不知典兄有何志向?”
 
    “很久以前,我就是只想当个游侠,自在逍遥!”典韦说道。
 
    “那如今呢?”马超继续追问。
 
    “如今,不,应该说是后来,我改变了想法,我想当将军,报效国家!”典韦坚定地说道。
 
    “相信典兄的愿望终究会实现的!”
 
    “倒不知孟起老弟你的志向?”典韦也问了马超一句。
 
    马超心说,上钩了,就等你说这个呢。马超说道:“小弟的志向就是让天下的百姓过上有饭吃、有衣穿和有屋住的日子!”
 
    典韦闻言心中大骇,这志向也太大了吧。但他看马超那表情绝不是说假话,这就是他的志向?不过什么人能管的了全天下,难道说,孟起老弟是要,造反?典韦脑子里突然蹦出了这么个词儿来,所以他自己都把自己吓了一下。心说这孟起老弟别看年纪轻,但这志向还真远大啊。
 
    马超倒不知道典韦的想法,只听他又接着说道:“我也知这是不可能的,哪怕你本事再大,也不可能让所有人都如此。但我马超马孟起会尽我最大的力去做到,去做好!”
 
    马超坚定的语气,自信的神情,让一旁的典韦也不禁为之动容,他突然觉得也许有一天这个孟起老弟真会做到,就连典韦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冒出这样的想法来。
 
    马超看了看一旁的典韦,“典兄听了小弟的话,是不是怕了?”他调侃了典韦一句。
 
    谁知典韦听后是哈哈大笑,“孟起老弟,小看老兄我了。你也知道我可是重犯,怕他个鸟啊!”说完,两人又是相视大笑。
 
    典韦自然不会怕什么,马超都明白。怕,他也就不是典韦了。
 
    “好,小弟就知典兄不会怕,就像典兄所说的一样,怕他个鸟啊!”
 
    “只是没想到孟起老弟志向竟如此远大,让老兄我佩服啊!”
 
    “典兄以为如今天下如何?”马超觉得还是要继续给典韦透露点儿信息。
 
    天下如何?典韦不明白,“挺好啊,百姓日子不错,天下太平!”
 
    听了他的话后,马超哈哈大笑,差点儿把眼泪都笑出来了。典韦一见马超如此,心说这孟起老弟这是什么毛病,不会是什么疾病吧。
 
    “孟起老弟为何发笑?”
 
    马超缓了缓,“我笑的非是别的,乃是典兄啊。因为典兄怎么在白日就说上鬼话了!”
 
    典韦听了,脸上有些难看,毕竟被说的滋味不好,“孟起老弟何意?”
 
    “典兄家都如此拮据了,居然还说天下百姓的日子不错?典兄可知还有多少百姓连典兄都不如啊!”
 
    典韦点点头,其实他已经信了,他只是没太注意过这些罢了。
 
    “还有典兄只知道如今天下太平,但那不过只是表面的东西而已,天下其实就要乱了!”马超又抛出了一枚重磅炸弹来。
 
    典韦一听,什么,什么,天下要乱了,这好好的太平日子怎么就乱了,能吗?
 
    “孟起老弟此话当真?”典韦不信地问道。
 
    “自然当真!不出五年,天下必乱!”
 
    典韦不信,马超是意料当中的。要说典韦都能看出点儿什么来了的话,那估计天底下的谋士都得去回家种地了。
 
    典韦摇了摇头,他还是不相信。马超一笑,“典兄还是不相信吧。”
 
    “是,孟起老弟说的这个我确实还不相信!”
 
    “小弟倒是想与典兄做个君子之约可否?”他想起了幽州乐浪的事。
 
    “何为君子之约?”
  • 上一篇返回列表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