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超也不是那么急切地想去颍川书院了他开始向路人打听起了戏志才和郭嘉两人

时间:2019-01-16 20:38 | 来源:满分作文网
 “君子之约就是,如果五年间天下果然大乱,到时小弟想与典兄共谋大事,希望典兄那时先考虑小弟!小弟知道,以典兄的本事,天下绝不只有小弟我一人想请!”
 
    典韦明白马超的意思,马超说得也对,要天下真乱了,自己就更有用武之地了。而孟起老弟对自家有恩,其人本事人品都不错,而且有眼光有远见,那自己就拜他为主也未尝不可,他当是明主。
 
    “君子一言!”
 
    “驷马
    马超和崔安只在典韦家住了一晚,次日他们离开了。
 
    马超看到典韦家的情况,说实话也不好意思再打扰人家。不过临走的时候他送了典韦一些钱财,典韦本来是说什么都不要的,但最后还是被马超一句孩子不行啊给打败了。
 
    要说马超确实是觉得典韦如今落魄成这样想帮他一把,如果换成是旁人,他一样会如此的,毕竟还有孩子。他一直觉得以典韦的本事是不该这么拮据的,但事实就是这样,家里都穷的什么样儿了。
 
    你说什么打猎?靠山吃山,这是没错,但要是在个大山附近,典韦家里生活也许会不错,但这小地方不行。那次碰上的小老虎都不知是从哪儿跑来的,几个月能遇到一次就不错了,这概率都已算是相当大的了。而平常的日子,一天能打回两只兔子混个温饱就已经很好了。
 
    这天,马超和崔安正在陈留济阳的一家饭馆吃饭,正在两人快吃完要结账的时候,就听有人吵闹的声音。马超听了就是一皱眉,因为他这人特别喜欢清静,这也算有助于思考问题。结果听到有人吵闹,他就拉着崔安过去要看个究竟,到底是什么事能如此。
 
    结果一看,原来是有人吃完饭不给钱。马超心说,这胆也够大的了,这么大个店居然也有人敢在这吃霸王餐,这人是什么来历?不过又看了一会儿后,他发现好像又不是自己想的那么回事,人家不是来吃霸王餐的。
 
    一见如此,那就管管吧,马超这人这些年学得已经是爱管闲事了。他遇到事都对自己说谁让自己遇到了呢,遇到了能管那就管管吧。
 
    “伙计,不得无礼!”马超喊了一声。
 
    果然刚还在吵的伙计听了马超的话安静了下来。
 
    “客官,您有何吩咐?”伙计对马超说道。
 
    “不知你们因何事吵闹?”
 
    伙计一听,当场又马上来电了,“客官您是有所不知,正好您来给评评理。他们吃饭不给钱不说,还拿把刀出来,说是要用它当饭钱。您说咱们这做买卖的能收那东西吗?”边说伙计还指了下面前的几个人,又指了指对方手中的刀。
 
    马超点了点头,确实伙计说得在理,饭馆不可能收下刀来当饭钱的就是了。
 
    “行了伙计,他们欠多少钱都算我账上!”说完马超拿了足够的钱给了伙计。
 
    “够不够,不够还有!”
 
    “客官,够了,足够了!”伙计满脸笑意。
 
    马超和崔安带的钱不少,这点儿不过是小意思,伙计则拿着钱走了。
 
    “这位朋友,这如何……”这是没钱付账的人中的一位说的,看来他应是他们中主事的。
 
    马超不等他把话说完就把手一摆,“兄台不必客气!所谓四海之内皆朋友,出门在外,谁没有个难处,今日既然让我遇到了,那此事必然不能无视,举手之劳,何足道哉!”
 
    那人听了马超这么一说,对马超的好感又多了一层。
 
    “在下陈留吴懿吴子远,这位是舍妹吴苋。”吴懿一指着旁边的人说道。
 
    旁边的人马超也只知道是个女的,至于相貌因为被面纱遮住了,所以他也不清楚,但从身材来看,绝对是非常不错。
 
    “见过公子。”马超一听,声音真好听啊,就是不知相貌如何。
 
    “扶风马超马孟起,见过子远兄和吴姑娘!”马超也介绍了下崔安,不过对方明显只对他一人有兴趣。
 
    “却不知子远兄因何落到如此地步?”马超向吴懿问道,看吴懿也不像是没钱吃饭的人啊。
 
    “唉,孟起不瞒你说,我们这是要去益州投亲,结果……”
 
    接下来吴懿就讲起了他们的事,他父母都不在了,只有他和他妹妹两人。最近他们要去益州投亲,而且他父亲在那也有朋友,于是他便把家产都变卖掉,买了辆马车拉着自己的妹妹和她的丫环远赴益州。
 
    不料刚到济阳,在吃完饭后才发现钱不见了,必然是让人盗走了。没办法,吴懿想用手中的刀抵了饭钱,没想到伙计不干还大吵大闹,然后马超就过来了。
 
    马超一听,心说这吴氏兄妹还真是倒霉,变卖家产的钱居然让人给偷了,这贼有两下。看吴懿就知道他是个会武的,在一个会武的人的眼皮底下把钱不声不响地偷走,可见此贼的了得了,要不怎么说高手在民间呢,民间就是卧虎藏龙啊。
 
    “如今子远兄作何打算?”
 
    俗话说,一文钱难道英雄汉,现在这吴懿是身无分文,他应该是想找到丢的钱或者是想办法挣点儿钱吧,马超心想。
 
    “我有个叔父在雒阳,暂时也只能先去那,然后再做打算了!”吴懿如此说道。
 
    马超点点头,又从包袱里拿出了一些钱,“我知子远兄不想要,但此去雒阳,尚还有五百余里路,也许子远兄能将就,但令妹却不可委屈了!”
 
    吴懿听后,觉得马超所说是一点儿不错。自己无所谓,但还有两个女孩子呢,没办法他也只能收下了马超的一番好意。
 
    “没想到与孟起萍水相逢,却得你如此相助!真是感激不尽,请受我一拜!”
 
    马超赶紧拉住了吴懿,“子远兄如此就错了,今日子远兄有难处,我遇到了出手帮忙。他日他人也有了难处,相信子远兄遇到亦会出手相助。而他日我也遇了难处,他人也一样会出手。天下之事,我帮你,你助他,他又帮我,如此循环往复,试问天下人所遇之难还算难事乎?”
 
    听了马超的话后,吴懿想了片刻,对马超深施一礼,“受教了!没想到孟起你能有如此想法!”
 
    马超一笑,“无非多思考耳!”这小子还拽上了。
 
    不过他却没发现,当然也是看不到的原因。吴懿的妹妹吴苋的脸红了有一会儿了,因为当她听马超说不能让她受委屈的时候,她想,他这是在向我示好吗?这是在关心我吗?然后脸就刷地一下红了。
 
    要是马超知道她有如此想法的话,他一定会大呼冤枉。自己可半点儿那意思都没有,自己的本意就是想让吴懿收下钱而已,哪想过那么多。马超怎么也不会对一个连相貌都不清楚的女子有什么意思的。
 
    马超马孟起,我记住你了,吴苋如此想到。要说她刚开始确实是对马超产生了一点儿好感,而现在显然是好感在增加,而且又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我对孟起你是不得不佩服!”
 
    吴懿说的倒是真话,他觉得像马超如此年轻却能说出这样话的人不多,所以他感到很钦佩,马超则是连连谦虚。
 
    “孟起,咱们可能就要就此别过了!”
 
    “子远兄这就要走?”
 
    “是啊,事不宜迟,越早到雒阳自然就越好,毕竟我们最终的目的地乃是益州啊!”
 
    马超对此表示理解,“我明白,那如此也只能就此别过了。相识虽短,但并不妨碍我与子远兄的一见如故!”
 
    “哈哈哈,孟起今后如来益州,一定要去成都找我!”吴懿也是个喜欢结交朋友的人。
 
    “就算子远兄不说,以后有机会我也定要去子远兄府上大吃一顿,也好把今日的饭钱加倍地吃回来!”
 
    结果马超的话音刚落,吴苋就忍不扑哧一笑,心说这个马超马孟起还挺有意思。不过她反应过来自己失礼了,连忙又忍住了笑。
 
    马超早看出来吴懿此人不拘小节,开几个小玩笑是一点儿问题也没有。果然,吴懿闻言是哈哈大笑,他觉得马超确实是对自己的脾气。
 
    “不错,孟起所言甚是。到时还请孟起你嘴下留情啊!”说完两人哈哈大笑。
 
    马超目送吴懿驾着马车离开,没办法,有聚就有散,大家各有各的事,有缘自会再相见。
 
    为了赶时间,吴懿他们是一路向西,而马超他们则要向西南行进。所以道不同,要不就一起出发了。
 
    在济阳住了一夜,第二天马超他们又继续前行,他觉得兖州的地方好像不是很大,也不知道曹操到底是怎么用这么一块地方起家的。看来地方大小好坏不是最重要的,关键还是要看人才,人才最贵嘛。
 
    所以为了人才,马超下一站不得不去豫州。去那人才济济的颍川,去见见三国时期的大才。想到这些,他就特别期待自己的豫州之行。
 
    这一日,他们到了颍川的阳翟,传说中的颍川书院就座落在此。马超来到阳翟就异常兴奋,不光是说在这自己能见到一些牛人,而且更是能来到那传说中人才辈出的颍川书院,所以他心情非常不错。
 
    向人们打听了颍川书院的所在,阳翟的百姓很热情地向马超他们介绍着颍川书院,同样也给他们指明了道路。看来颍川书院不只是颍川的骄傲,更是阳翟的骄傲。阳翟的百姓几乎没有不知道颍川书院在哪的,也许普通百姓不懂颍川书院的意义,但这并不妨碍颍川书院成为他们的骄傲。
 
    普通的百姓一听别人打听颍川书院,就知道一定是外乡人,所以他们每次都很骄傲地向着外乡人介绍自己家乡的颍川书院,外乡人自然也听得出来阳翟百姓的骄傲。
 
    知道了具体的位置,马超也不是那么急切地想去颍川书院了。他开始向路人打听起了戏志才和郭嘉两人来,但显然此二人不能和颍川书院相提并论,所以马超问了好几个人也没问出什么来。
 
    就在马超觉得没什么希望了的时候,一个少年拦住了他,“你要找戏志才?”少年问道。
 
    马超一听点了点头,“这位朋友你认得他?”他也问了少年一句。
 
    只见少年摇了摇头,“我知道他住在什么地方!”
 
    马超听后心中高兴,“劳烦朋友指点,请!”
 
    “你确定你要去那儿?”
 
    马超不明所以,“确定!”
 
    少年点点头,“那就走吧,我领你们去哪。”
 
    说完少年在前带路,马超崔安则牵马在后跟着。左拐右拐,右拐左拐,也不知是转了多少弯,最后少年终于在一间破旧的房屋前停了下来。
 
    马超看了觉得出乎意料,心说这还是阳翟吗,怎么在这城里还有这么破的房子。戏志才就住这样的地方?虽然他曾听过,说戏志才出身寒门,但没想到穷成这样,这已经不是一个寒字能形容的了。
 
    少年见了马超的表情,说道:“我问过你们了,你说确定要来的。”
 
    马超则摇了摇头,叹了口气,“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他剽窃了杜工部的诗句,因为也只有它才能表达出自己所想。
 
    旁边的少年听到后,眼眉上挑,眼中闪过一道亮光。而马超则听到身边传来了几声掌声,啪啪啪啪,“好句!真没看出来你还有两下!”说话的正是那个少年。
 
    马超如今才仔细地打量起了这少年来,他之前只顾着想戏志才了,根本也没怎么注意这少年。少年身高七尺左右,相貌清秀,面百无须。看年纪应该还没自己大,也就十岁左右。一身青衣,腰上还悬挂佩剑,一副文士打扮。
 
    马超抱拳:“还未请教朋友尊姓大名?”
 
    只见少年笑了,“你先告诉我!”
 
    “对,对,是我失礼了!我乃扶风茂陵人,姓马,名超,字孟起,今年十二岁。”
 
    听马超说完,少年点了下头,“马超马孟起,我记住了。我就是颍川阳翟人,姓郭,名嘉,今年十岁!”
 
    郭嘉?他就是郭嘉郭奉孝?当然如今郭嘉还没有表字。
 
    “为何不早说?”
 
    马超觉得郭嘉有意
    “行了,为了表达我的感谢,我请你喝酒!”马超记得郭嘉喜欢喝酒。
 
    郭嘉一听,眼前一亮,不过他并不为所动。只见他缓缓摇了摇头,但看郭嘉的样子就好像是拒绝了多大诱惑似的。
 
    “孟起兄,我不得不承认你对我有所了解,但我是不会让你用一点儿酒来谢我的!”
 
    马超听后,“不知郭兄弟何意?”他不明白郭嘉的意思。
 
    “我只希望孟起兄答应一件事即可!”
 
    马超觉得郭嘉必定没什么好事找自己,不过却依旧说道:“只要郭兄弟所说之事我能做到,也不违律法,亦不违背道德,我定尽全力而为!”
 
    他确实是这么想的,好不容易认识了还这么年轻的郭嘉,马超自然要好好接触一下,关系好了才有利于进一步的打算。
 
    “放心,我怎能让孟起兄去做那种事!是这样的……”
 
    于是郭嘉把自己要马超帮忙的事和他详细地说了下,马超听完后,心说郭嘉啊,你这也太看得起我了吧。我自己有多少斤两我还不清楚吗,这事整不好可就丢大人了。
 
  • 上一篇返回列表下一篇